白丸子

妖怪公寓(1)哦嚯了啊

千少:


蛇精病笔者作死又开新坑,嗯,绝对搞笑文(不笑的话我也没的法子)绝对不恐怖,cp………慢慢公开,妖怪一大堆,蛇精病一大堆,就笔者这脑坑画风崩了非常正常………


…——…——…——…——…——…——…——…——…—
黑暗的街道,却不静寂,四周七七八八的聚集着一群人烧纸拜祭先人。
小七是一个警察,小七的小,小七的七。
小七是一个警察,虽然小七只是一个小小的侦查队的小警察,但小七有个特别特别棒的老大。
小七的老大是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人,保证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很像一头狮子。
小七的老大虽然不苛刻,但很敬业,所以即使是七月七这么大吉大利到极点的日子,也并不会少加那么一两个小时的班。
金光镇的治安总是全省最好的,这与小七的老大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小七从超市拎了两袋泡面,小七是一只单身狗(划掉)孤狼,这个时间下班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做饭的想法了。
小七回到公寓,穿着淡金色衬衣的公寓房东一如往常的坐在一楼的保安室看报纸。
小七打了招呼,房东并没有理他。只是在小七上楼时,淡淡的说了一句“今天晚上回屋以后没事不要出来,”停顿了一下,“有事也不要出来。”小七应了一声,就上楼了。
房东姓罗,一天到晚穿着黑裤子金色衬衫,冷着个脸在一楼看报纸。房东老人家是一个看报纸时岁月静好的美男子,不看报纸时大多数都呈现一种爆娇的状态。
不过在公寓混,听房东的准没错。
小七住在6楼,正准备上电梯时,却发现电梯上歪歪斜斜的贴着一行字“电梯惟诛……”
哦吼?这电梯犯罪了?…………
哦哦哦,过了好一会儿,小七才反应过来,大概是电梯维修,看这个如此潇洒如此飘逸的字体一看就是三楼的神蛊温皇写的。
电梯坏了,小七只能忧伤的一步步的爬上去了。
小七艰难的爬到了三楼,不是说小七体力不行,实在是最近太忙了。
最近报道了有几个被吸光鲜血的案例,却找不到犯罪嫌疑人,小七老大带着小七他们组拼死拼活的忙到了现在。
楼道冲出一条胖成球的哈士奇,冲着小七就是狂吠,小七看着狗,觉得有点腿软。
小七很怕狗,小七认识这条狗,小七之所以还看的出来这是一条狗,是因为小七见过哈士奇还不是球的样子。
楼道一侧冲出一个蓝色背心的家伙道了句抱歉就一只手拎着狗就回去了。


小七额了一下子,大半个人高的狗,就这么被单手拎回去了,小七很清楚这个人是谁,却不是很懂,这个千雪孤鸣。明明一个可以当武术教练的人居然是个名声很好的中医………
千雪孤鸣和神蛊温皇一起在公寓一楼合开了个诊所,生意很好。
小七揉了揉发酸的肩膀,预备过几天去一楼诊所扎两针。
小七很记得法医的报告,当时队长崩溃的不离身的酒壶都差点扔出去,并且说了一句不会真是吸血鬼干的吧。
小七不信鬼,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呢?


半夜十分,小七正睡的迷糊之间,接到值班的同事的话,说有发现死者,让小七去帮忙。
小七都崩溃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个舒服了。
但小七是个好警察,所以小七爬起来了。
但小七忘了,房东说过,半夜不让出来。
小七套上警服下楼,路过电梯时不经意间看到电梯伸出许多叶子。估计是房东的盆栽又卡电梯里了,电梯才坏的。
房东喜欢盆栽,房东特别喜欢盆栽和镜子。公寓每一层都有许多镜子。
小七走到一楼,保安室依旧亮着灯,都这个点了,房东居然还没睡。
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红衣红发的………男人?衣着并不是现代,小七虽然不怎么看电视剧,也看的出有几分像日本古装剧里的人,小七第一反应是,大半夜居然还有人cosplay?
小七管不了这么多,推开门就走,房东略粗犷的声音冷冷的传来“半夜出去小心点儿,别随便和人搭话。”
小七愣愣的答应了,就出去了。
红衣红发的男人径直走到保安室,“听说你这招租?”
罗碧嗯了一下,放下报纸。
“租一间,三百年,一次付清。”
“嗯…刷卡吧,尽量别用日元,我心脏受不了那个跌宕起伏…”
“…………”
“三楼305室,背阴。钥匙在写着305的装饰镜里。”罗碧手敲着桌子上的报纸,“别去招惹304的那个蛇精病,也别乱跑乱做什么,我三楼以上的生意还要做。”
“是么,我尽量了呵呵呵…”红衣人金扇一打,掩面而笑。
夜晚,公寓的招牌七拧八歪极其风骚的写着四个字“妖怪公寓。”
——…——…——…——…——…——…——…——…——
妖怪公寓小剧场(1)
罗碧:눈_눈      温皇,解释一下电梯惟诛…
温皇: (´▽`)ノ♪  耶,好友,你不识字么?
千雪:=_=电梯怎么回事,我昨天才修好……
温皇:╮( ̄▽ ̄")╭ 那个家伙非得去顶层进行光合作用,结果太生态了就把电梯毁了……
罗碧:눈_눈不修了,回头卸了大门当景点…

【温赤】梦觉(一)

知我春秋:

 


* 温皇做梦梗


 * ooc有,战甲菌丝有,幼小菌丝有……


 * 继续跪求一个好名字!!!






01


任飘渺第一次看见那头鹿的时候,是在一个墓园当中。


其实那根本不能叫做墓园。


树木在小道两旁繁盛的生长着,樱花簌簌的落在泥土的道路上,落在那头鹿的身上。


那鹿抖了抖头,晃晃了身子,细小的樱花花瓣就这样掉下来了。只有一朵,颤巍巍的不肯跌下来,卡在它的鹿角上,滑稽可笑。它毫不在意,悠闲的散着步,直到他看到了这个银发紫瞳的闯入者。


它毫不畏惧,湿漉漉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任飘渺,黝黑安详。任飘渺的杀气瞬间消散无踪。


莫名的慈悲感从任飘渺的心里冒出来,他有些不忍打搅安息在这里的魂灵。


那头鹿感觉到了,就走过来,用头轻轻蹭了蹭任飘渺,好似撒娇。


有那么一刹那,他想用挥剑的手摸摸那头撒娇的鹿。


于是,他就做了。他用手轻轻的摸着那头鹿的头,顺着身躯摸下去,滑顺柔软的皮毛让他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再然后,是失重坠落的感觉,就好像直面大智慧的那次。


任飘渺下意识的看向那头温顺的鹿,它依旧悠闲悠闲的抖着落花,好像那些亲昵都只是任飘渺的一厢情愿。


任飘渺突然醒了过来,他看着四周熟悉的布置,是还珠楼。


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有什么任飘渺,分明是神蛊温皇。温皇有些惊异又有些有趣,他懒懒的躺在躺椅上,手上依旧拿着本书,可心思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直到他听到了剑无极的声音,他终于醒悟过来,自己是做了一个不错的梦。


02


温皇再一次做了一个怪异又有趣的梦。其实这个梦与之前的的梦并没有隔了很长时间,温皇甚至还能描摹出那头鹿温顺的蹭着他的模样。


只是这一次的梦境,和上一次相比,有些不同。


他顺着曲曲折折的廊阁走着,朱红色的雕漆栏杆外汪着一池碧绿的春水,对比强烈,却又意外的和睦。


走过木质的台阶,接下来是细小石子铺就的一条道路,笔直的向前走,再穿过一个和走廊对应的朱红色小拱桥,就到了一座幽静的院子。


温皇没有丝毫停歇的意味,他摇着羽扇,晃晃悠悠的踱进那座小院。


院里有人,是他熟悉的武者气息。温皇一抬眼,那浓烈的红色就撞进了他狭长黝黑的眼睛里,一瞬间,温皇下意识的拿扇子来遮挡自己的脸。


院中的人对访客的到来毫无反应,他依旧在做自己的事情,那认真的表情,恐怕没有人忍心打搅。


温皇看着他,一样的神情他见过很多次。


很多次的对敌,很多次的见面,他总是这样一幅认真的神情。


赤羽信之介,这个名字在温皇心口滚了滚,到底没有说出口来。


赤羽穿着他从未见过的甲胄,在满树盛开的樱花下,努力挥刀。温皇走的更近些,他看到赤羽脖颈上流下的汗珠,黏住他散落下来的,鲜艳的红发。


温皇突然很想去帮他把黏湿的发从脖颈的禁锢中解脱出来,温皇的手刚刚伸出去,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前面的赤羽突然停下了动作。


赤羽的的刀还平举着,显然之前在做“横劈”的动作。温皇一愣怔,他有些想看赤羽的表情,可是赤羽在他身前,他看不到赤羽的表情。


于是温皇微微的探了头,从赤羽的肩膀过去斜睨他。


最先如温皇眼的,是那把太刀,铮亮的刀面上堪堪落了一朵樱花。


那朵樱花下,压了赤羽信之介一双眼——漫无焦点,痛苦而哀伤。


那是温皇从没有想到的,赤羽信之介拥有的情感。


温皇突然觉得反应不过来,他算无遗漏的头脑在这一刻宣誓罢工,他不太懂赤羽在传达什么。恍惚中,温皇好像又听见了踢踢踏踏的声音,那头鹿优哉游哉的从樱花树后走出来。


它探头去够赤羽刀上的樱花,闻了闻,将那朵花吃了。


温皇头疼欲裂,他闭上眼,失重的感觉再一次袭来。


睁开眼的时候,温皇松了口气,他终于逃脱了那无以名状的情感所造就的身心疲惫。


他开口唤道:“凤蝶。”


凤蝶便过来了,问他:“何事?”


“剑无极在何处?”


对于自家主人突然抽风要找剑无极,凤蝶很无奈:“他出去了,一会儿应该回来。”


“哦,那吾便在此等他吧。”


凤蝶对此不置可否,翻了个白眼继续忙还珠楼的事去了。

温皇在她身后哀叹:“唉,一点点淑女的样子也没有。”


【温赤】巫行(一)

殿川:

●巫师与阴阳师的设定,麦问我这俩怎么扯到一起,就是觉得很带感⊙▽⊙
●坑品不太好,慎入
————————————————————————


第一章  邀请函


       一切亦虚亦幻常人不可为之事,或为神,或为魔,或为妖,或为怪,灵鬼之奇,存在尚奇,更遑论与之沟通,甚至操纵掌控,中原有通灵之术,冠名为巫,巫术精妙者,方可称为巫师。而在海洋彼岸的遥远国度,通灵晓异者亦是不乏,在这个时代更是成为热门,他们有一个通称。
        ——阴阳师。


      赤羽信之介收到邀请是在七月半,一个阴气盛重的日子,那远渡重洋而来的大红请帖,在月色下流淌着别样诡异,同样的红,却完全异于他周身跳动的,灼热的火焰的色彩。


       在此之前,他悠悠漫步于竹影间,只闻脚步有序轻踏,和着拍打于掌心的折扇,感受在静谧的幽篁深处,暗地里窥伺的眸子,压抑着躁动虎视眈眈。


       它们的爆发是骤然的,成群结队鱼贯而出,层层密布,缠绕着来自肮脏僻暗处极深的怨念,于皎皎月下谱唱出幽冥之歌,鬼火的荧蓝点亮了整片竹林,吞噬了永世不灭的火红。


       吞噬了吗?骄傲的凤凰?


       赤羽信之介用行动告知了它们答案。


       烈焰是灼烧的红,冲天而起,卷动潜藏在暗幕下悄然游动的流云,映彻了整个天际,以自身为圆心扩散出焚毁的领域,阴阳相撞,诛鬼之极。


       凄鸣,哀嚎,湮灭。以可悲的叫嚣为起点,以一抹尘埃为终结。


       “这座竹林,你们,住的还习惯吧?”旋舞的祝仪扇落回掌中,寒月清辉入了红眸,平添孤冷,旋即归于殷红,“也不枉费,本师培养了数年的功夫。”


       尾音落毕是最后一缕幽魂的消弭,覆盖了整个竹林的阵印渐渐淡去,刹那静悄,无声无息,忽而风起,透绿沙沙,方才一幕,竟似恍然一梦。


       毫无留恋的转身伴随着的是离去的背影,抛却于身后的竹林,微微颤动着斑驳的叶影。


      “祭司大人,寻吾何事?”


       战后身上不免沾染些许厉鬼的煞气,赤羽信之介正准备沐浴更衣,便闻来人告知祭司传唤,只好将脱到一半的衣物重新穿好,急急步去神殿中。


       阴阳师在这一天通常很忙,西剑流诸人也不例外,此刻在殿中聚集的除了月牙泪,还有八门队长,多是一身风尘仆仆模样,想是回来不久,桐山薰负手于身后,背对众人静立前方,一言不发。直至赤羽信之介来到,方转过身来,开口道:“都来齐了吧?”


       “还有伊织未来。”月牙泪踏出一步答道。


       “不用管她,这件事情,她不知道也好。”桐山薰垂下手,在主位上坐下,稍后从袖中拈出一张大红信帖,推至案桌中央。


       “嗯?熟悉的包装方式与异样的色彩,赤羽信之介一眼便认了出来,“中原巫师大会的邀请函?”


       “巫师大会?又到了啊?”鬼夜丸掂着手凑近去看了看,“以前又不是没收到过,按照惯例随便派个代表去不就好了?大晚上的,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吧?”


       “今年的这张邀请函,有一点不同。”桐山薰看向赤羽信之介和月牙泪。


        “不同?”狐疑出口,赤羽信之介与月牙泪对视一眼,将请帖拿起匆匆阅罢,随即一惊,“这?!”


       “过往数些年,巫师大会的请帖,是广对西剑流,而今年,却单单指名,为一人而发。”桐山薰站了起来,“而这个人,是西剑流的叛徒,宫本总司。”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名字一出口,惊异声此起彼伏,八门队长或面面相觑,或窃窃私语,而赤羽信之介与月牙泪,则是沉默不语,眉宇间,流露出几丝沉凝。


       “啊?为什么会是宫本大人啊?”夜叉丸晃晃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而且,宫本大人都离开三年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


        “嗯?署名是,任飘渺。”赤羽信之介再次将请帖细细阅罢,道,“这个任飘渺,是上届巫师大会的冠首吗?”巫师大会一年一度,只有每届的冠首,才有资格主持下届巫师大会,并以自己署名的信帖相邀。


       “啊?军师大人是问我吗?不是我去的,不知道啊。”夜叉丸挠挠头,“去年是天宫大人去的,天宫……哦,她没来。”


       “谁邀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桐山薰缓缓开口,“宫本总司的名字,是如何传到中原?又为何会收到中原的邀请?”


        “会是伊织去年参加的时候,无意中透露了吗?”月牙泪猜测道。


       “应该不是,她没有透露的理由。”赤羽信之介将那信帖合上,重新放回案桌,“吾想,对方应该,与他见过面了。”


       月牙泪当即看向他,“你是说,总司在中原?”


       “更确切的是,去过中原。”西剑流军师手腕一抬,折扇轻轻拨开颊侧的红发,“为何这封邀请会送至西剑流?这说明,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没有找到他。”


       “所以这是……”桐山薰眯起眼睛。


       “不错,这任飘渺啊……”祝仪扇一展,赤羽信之介的眼角眉梢染上几分寒意,“是向西剑流要人来了!”


       “啊?简直猖狂!”事关宫本总司,一直沉默着的神田京一此刻也忍不住了,紧拧的眉头宣告内心的不忿,“师尊怎没让他悲哀?!”


       “神田!”赤羽信之介轻喝一声,将那“师尊”二字巧掩过去,敛眸思忖稍许,“嗯……看来,今年的巫师大会,有一点趣味啊。”


        “但是宫本大人早已无所踪,这封邀请函,怕是无人应了,哈哈哈……”鬼夜丸倒像是有些幸灾乐祸,“既然不是给我们的邀请,那今年的巫师大会,无人参加也可吧?”


       “不可。”只闻红发军师斩钉截铁地回答。


       摇曳的烛灯下,赤羽信之介缓缓地踱着步子,圆润的语调字字句句如珠如玑,“这不仅仅是一封给宫本总司的邀请函,更是,给西剑流的挑战书。”


       月牙泪道:“因为对方已经知晓,宫本总司早已不在西剑流?”


       “这是一种猜测,但不管对方是否知晓,对现今的我们,就是一种挑衅!”尾音方落,夜风自敞开的门扉灌入,午夜已过,风中尚且残留丝丝阴气,湮灭在神殿如绷紧之弦的气氛中。


       “信。”良久寂静后的开口,便是思考的结束,桐山薰步下主位,眸中坚决显示主意已定。


       “信,过去西剑流尚不可缺你,现今风波平定,西剑流正处于鼎盛之期,有些事情,是处理的时候了。”桐山薰的视线一一扫过在场诸人,“算算时间,今年东瀛的代表,也该轮到你了。”


       “吾明白了,祭司大人。”赤羽信之介心中通透,十分干脆地应了下来,眸光瞥见神田京一欲言又止模样,复又启口道,“此次中原之行,吾想带上神田。”


       神田京一正欲开口,却不想他的军师早已洞察一切,闻言一惊又有几分惶惑,“啊?军师你……”


       “允你。”桐山薰也是了然,没有过多犹豫,阖眸颔首。

【温赤】映歌和声 一

tejaylla:

       温皇第一次见到赤羽,是在相亲会上。上流社会的人,总是在别人的期许中前行。成功人士若是单身很容易被理解为钻石王老五,虽然对于赤羽来说,单身不是令自己感到纠结的理由,但被别人质疑和期待,确实造成了他一丢丢的郁结…


        于是他很无奈地参加了别人介绍的一场相亲舞会。参加派对之前,他将自己事无巨细的性格应用了个底朝天。“请问需要穿什么衣服?需要佩戴什么装饰?要带什么证件?要拿什么身份证明?毕业证书?需要抵押什么吗?…………”对方听完了电话中赤羽的问题后,回出了带着杀气的答话“什么也不用,您只需扛着脑袋去就可以了…嘟嘟嘟…”


       对于电话那边的无理,赤羽轻叹了一声,现在相亲都这么不严谨吗?默默怀疑派对的真实性,他还是提前一个礼拜报了个交际舞速成班。


      临出发前他小小的犹豫了下,嗯,开车去的话能稍微显得优势一点,可是那地方有点儿近啊,步行十分钟,开车连等灯带找车位得二十分钟…呃…算了,走着去吧,车钥匙上的挂坠太沉了…镜子里的自己一身燕尾服,发蜡打得赤发锃光瓦亮,蝴蝶结皮卡皮卡地卖着萌,出发,来检验下哥的把妹能力!


      可是走进了相亲派对赤羽无语了…姑娘们长裙短裤什么套路的都有,汉子们牛仔裤运动衫套路也是大大的,但是…会场上百十来号人没有一个人穿正装,除了一头红发一身燕尾一双真皮鞋的自己。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挣得了会场第一回头率…


    会场布置在一个高端酒店中,男女生在还没开始联谊前都相对矜持,女生组团坐在一起,男生分散坐在一起,呵,一上来就已经知道各个参与者的组织基本情况了。


    搭讪的人中偶有几个胆大的问他,穿的这么正式啊?赤羽轻描淡写道,赶时间,我今晚预约了交际舞教练的授课时间。了解了“真相”的人们恍然大悟,原来不是个奇葩。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联谊正式开始了。正对酒店门口的位置是一个小舞台,走上了一位衣着甚有品位的男士,举着麦克风道,“各位兄弟,姐妹,欢迎来参加还珠楼特约联谊会。我是今天的特约主持人,神蛊温皇。今天的各位姑娘们都打扮的很美呀,帅哥们也为了吸引美女各显身手了哟,真是积极!”等下,你说这话把你那小眼睛的焦点聚集到我身上是几个意思?赤羽左右瞧了瞧,确定那家伙是在看自己,嘴角稍微抽了下。


    第一个环节是男女生座位排布,赤羽第一次见这种阵仗着实吓了一跳,乌鲁鲁的一大票男生和一大票女生来回调整座位,只有他自己觉得坐哪里其实都无所谓,随便按要求选了个位置就安顿下来了。


    等开始做分组自我介绍的时候,赤羽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心机婊!!!看着有钱的男生那边莺莺燕燕,看着屌丝的男生那里女孩子少的可怜,自我介绍就这样组团开始了。赤羽安静认真的听着组内女孩们的择偶要求,哦,不错呀,除了她们最终的看着得顺眼这个不一定能符合外,硬性指标自己基本合格够够的~有房有车有工作,有钱温柔公子哥,越听越有信心,赤羽开始了自己的择偶陈述:“大家好,我叫赤羽信之介,今年三十,目前在西剑流担任咨询顾问,有两套别墅,一辆车,希望找一个积极进取,勤奋上进的好姑娘,一起创造美好的生活~”他注意到,在说两套别墅前,好多姑娘们还在玩儿手机,说了一辆车后,姑娘们已经全都细细打量自己了。可惜今天行头太丢脸…他叹口气,一转头,发现主持人正眯着小眼睛笑呵呵地看着他。


      

【温赤】护刀人 一

tejaylla:

本文是一个脑洞的衍生物,欢迎大家指出漏洞不足之处,希望我笔下的这俩人,能得到大家的喜爱。


————————————————————————



第一章 一朝踏入堕魔缘,三秋摸出腾空剑


举凡武者,皆是梦寐以求一个顺手的兵器,在信奉强者为尊的宏岚天下,尤为明显。若提起位列宏岚兵器榜上有名的,自然是决计不能错过的。尚武之人,若强者,则追逐争取,力逮者,却也盼能一睹名器风采。


兵器,以刀剑枪弓棍鞭最为使用者众,约略是有过点基础的,均是以刀剑作为入门兵器,随自身修为而日臻个性化。武器虽千秋百态,但总是初学大约相同,而后大有不同,至武学化境,又殊途同归化万千于一了。是以,兵器虽重要,武学根基却是引领自身能为的关键。


位列宏岚兵器榜者之器,均是出身铸造名门之手。其本身名声响亮,辅以背后的制造者背景为衬,更添其价值。铸造名家以鲁家废字流、峰海锻家齐名,两家各有所长。其余也有几家,较鲁锻两家名气大大不如。榜上有名者前十,数量以刀剑为众,名刀:护千秋、万叶生、雪落禁声、无锋刀,名剑:浮生见、一品春夏、三秋相思、洛莹,另有名鞭连理,名枪商众各一,其余榜上有名者,也均不可小视。


持此十名武器者,也多已名震天下。然则有些高人避世,从不外露,不一定拥有名器,也不一定坐拥一方霸威,却非是常人能可比拟。此番详说者,乃一奇人,名唤神蛊温皇。


此人常年在神蛊峰避世隐居,不涉尘埃,使得一手好毒,又在剑术上造诣高绝,数年前他寻衅而出,拼杀多年居然未碰到一个令自己心仪之对手,便灰心丧意,败兴回归,只盼与养女凤蝶相伴为乐,了此残生。


孰料天意不顺其心,偏生要他再踏红尘。


温皇一日突然兴起,闹着要吃菌菇汤。凤蝶告知,神蛊峰上多是青叶菜,菌菇类的要到偏角的集市去买,便是算了吧。谁知温皇竟耍起倚老卖老的孩子脾气,惹得凤蝶大热天的还得走远。


温皇平素虽然时有调笑小女,以逗弄她为乐,内心却是对其极为宠爱和依赖。几天过去了,凤蝶仍未回归,温皇有些按耐不住。


以常理来说,凤蝶的修为也不算浅。温皇擅蛊毒亦长剑法,从小调理其身法,不仅让凤蝶较常人更耳聪目明,剑上造诣也能超出同龄人一大截。凤蝶又向来乖巧,从不肯轻易和人冲突,几日未归的情景更是前所未有。温皇思量一番,与其卧床干着急,倒不如去找找,乖女儿被别人惦记上了,怎么也得知会自己一声不是?于是他摇着羽扇,轻慢出发。


数年未出,山峰下风景已经与记忆中大不相同,温皇一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面暗记此处风景。


温皇走路并不着急,一直到日当正午,也没走出几里地,倒是又累又渴,便随处找了个酒家,向小二要了一份酱牛肉,一壶梅子茶,听起酒家说书先生的故事来。


“上回说到,咱们宏岚陛下钦定下的几个风云榜,其中一个乃是兵器榜。兵器榜上有名者,五十个,均是名噪一时的神器。前十名中,四刀四剑,可见刀剑之能为。其中剑中最有名者,一品春夏。使一品春夏的人,乃是咱们云州儒侠,史炎云,虽见其持有此剑,却是鲜少使用。众所周知,咱们炎云大侠以其纯阳掌名扬天下,剑法虽精,也不如其掌法更闻名,小生自认,这是可惜了这武器了。”他说到此处,微微一叹,众人也跟着流露出一丝惋惜。说书人摇摇折扇,抿了口茶,又道,“名刀一者,无锋刀也。小生自认这名字起得忒也奇怪,无锋刀既然天下无敌,为何自称无锋?莫非这兵器也懂得自谦?”此话一出,听众们哄堂大笑。那人又道:“无锋刀持有者,知者甚少,小生不才,也是多方打听才知,原来这无锋刀乃是一灵器,会自寻主子。”众人一听,皆是不可置信。


“小生最初也是不以为然,但后来细细思索,却又觉得此传言甚是可信。不然,为何榜上前十所有者均公布天下,唯独这无锋刀,从未传出持刀者呢?”


“好友,你玩得多了。”温皇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小声一句。便不再继续听了。他茶足饭饱,亦不多停留,只稍稍回头,和那说书人默契相视一眼,转身便离开。


不远处有人在欺负人。几个裸膀大汉,一个柔弱女子。


温皇本不喜欢多管闲事。怪只怪那姑娘穿了一身粉衣,年岁也与凤蝶相近,不由牵动了温皇的恻隐。他只是悄悄指捻剑气,凝气于右手食指,轻轻一划,便干脆利落地将那几人一个不差地去了势。


温皇出手狠辣不留情,人也溜得快。姑娘早已寻隙逃跑,几个大汉躺倒叫痛,想起来寻仇之时,却哪里还有人影在?


哎呀,一个没留神,任飘渺要跑出来了。温皇暗自压抑了下剑气,又清摇着羽扇慢慢前进。


只需一眼,就能知晓面前究竟何事。


而这一眼,实在像是天注定。


人群里不容忽视的那一头红发,张扬着傲慢与冷漠,温皇凑近一观,一个通体红衣的人,正在漫不经心地擦拭着一柄刀。面前摆着一个牌子,上书:“寻有缘,叹悲欢,不识人,难拔剑。”字迹工整有力,虽不是专业书法,却也令人赏心悦目。此人浑身散发着桀骜之气,围观者众,居然眼皮也不抬,仍是静静地擦着那柄赤红之刃。


一个大汉扒开人群,大声道:“不就是拔剑?我来!”


红衣人闻声眉头微蹙,右手轻扬,满目飞尘迅速席卷而来,暴土尘扬过后,竟赫然现出一柄冰透之剑,剑鞘通体莹润,色泽炫目,与他一直擦拭的那柄红刀不同,那不知何时出现的剑除却剑鞘看上去比一般的剑更为严丝合缝外,居然隐隐发出灵气。


哦?温皇兴味地扬起了眉。


大汉上前一步,深吸一口气,提气欲拔出剑,岂料僵持甚久,剑身就像是长在剑鞘内中,怎样也不肯出来。直到大汉吐出一口气,众人知道,这就算是认输了。那大汉呸地啐了一口:“什么破剑,拔都拔不出来,老子也不稀罕!” 


那红衣人一听,扬掌发力,竟是催动内力,祭起火势,只听“哎呀”一声,那大汉居然屁股着火,他苦着脸捂着瞬间被烧焦裤子的光屁股灰头土脸地跑了。其余人先是被红衣人的功力震惊,继而又被大汉的行为逗得大笑。其中也包括温皇。


温皇笑着,仍是看着来来往往尝试着拔剑的人,结果居然没看到一个成功的,心中更添惊奇。待到日落,看客们觉得无趣了,人也渐渐散了。只有温皇还在。


红衣人默不作声,仍是在擦着自己的刀。


温皇见四周只余自己和他,笑道:“兄台,温皇也想一试。”


红衣人微微点头。


温皇讶异。此人明显冷傲,前面几个人他都无甚回应,甚至皱眉隐隐抗拒,却对自己,似乎释出善意。


温皇发力,剑身不出。


温皇再发力,剑身摇摆。


温皇猛发力,剑身叮当作响,红衣人已抬起头。


温皇撤力,笑道:“看来,吾也不能做到啊。”


红衣人却道:“用你另一个身份试试。”


温皇愣住了。


~~~~~~~~我是彩蛋分隔符~~~~~~~~~~~


温皇笑着,仍是看着来来往往尝试着拔剑的人,结果居然没看到一个颜色形容比得上红衣人的,心中更添惊奇。待到日落,人也渐渐散了。只有温皇还在紧紧盯着那红衣人。


红衣人默不作声,仍是在擦着自己的刀。刀身映得他脸上飞了些红霞,更添俊秀。


温皇见四周只余自己和他,笑道:“兄台,温皇想亲亲。”


红衣人微微点头。


温皇讶异。此人明显冷傲,前面几个人要亲亲他都无甚回应,甚至皱眉隐隐抗拒,却对自己,似乎释出善意。


温皇凑近,没够到。


温皇再凑近,差一丢丢。


温皇猛往前走,还没等亲到,红衣人已抬起头。


温皇撤力,笑道:“看来,吾也不能做到啊。”


红衣人却道:“用你另一个身份试试。”


温皇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怎么自己觉得好想笑啊这段。。。。温皇不给亲,任sir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