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丸子

【温赤】巫行(一)

殿川:

●巫师与阴阳师的设定,麦问我这俩怎么扯到一起,就是觉得很带感⊙▽⊙
●坑品不太好,慎入
————————————————————————


第一章  邀请函


       一切亦虚亦幻常人不可为之事,或为神,或为魔,或为妖,或为怪,灵鬼之奇,存在尚奇,更遑论与之沟通,甚至操纵掌控,中原有通灵之术,冠名为巫,巫术精妙者,方可称为巫师。而在海洋彼岸的遥远国度,通灵晓异者亦是不乏,在这个时代更是成为热门,他们有一个通称。
        ——阴阳师。


      赤羽信之介收到邀请是在七月半,一个阴气盛重的日子,那远渡重洋而来的大红请帖,在月色下流淌着别样诡异,同样的红,却完全异于他周身跳动的,灼热的火焰的色彩。


       在此之前,他悠悠漫步于竹影间,只闻脚步有序轻踏,和着拍打于掌心的折扇,感受在静谧的幽篁深处,暗地里窥伺的眸子,压抑着躁动虎视眈眈。


       它们的爆发是骤然的,成群结队鱼贯而出,层层密布,缠绕着来自肮脏僻暗处极深的怨念,于皎皎月下谱唱出幽冥之歌,鬼火的荧蓝点亮了整片竹林,吞噬了永世不灭的火红。


       吞噬了吗?骄傲的凤凰?


       赤羽信之介用行动告知了它们答案。


       烈焰是灼烧的红,冲天而起,卷动潜藏在暗幕下悄然游动的流云,映彻了整个天际,以自身为圆心扩散出焚毁的领域,阴阳相撞,诛鬼之极。


       凄鸣,哀嚎,湮灭。以可悲的叫嚣为起点,以一抹尘埃为终结。


       “这座竹林,你们,住的还习惯吧?”旋舞的祝仪扇落回掌中,寒月清辉入了红眸,平添孤冷,旋即归于殷红,“也不枉费,本师培养了数年的功夫。”


       尾音落毕是最后一缕幽魂的消弭,覆盖了整个竹林的阵印渐渐淡去,刹那静悄,无声无息,忽而风起,透绿沙沙,方才一幕,竟似恍然一梦。


       毫无留恋的转身伴随着的是离去的背影,抛却于身后的竹林,微微颤动着斑驳的叶影。


      “祭司大人,寻吾何事?”


       战后身上不免沾染些许厉鬼的煞气,赤羽信之介正准备沐浴更衣,便闻来人告知祭司传唤,只好将脱到一半的衣物重新穿好,急急步去神殿中。


       阴阳师在这一天通常很忙,西剑流诸人也不例外,此刻在殿中聚集的除了月牙泪,还有八门队长,多是一身风尘仆仆模样,想是回来不久,桐山薰负手于身后,背对众人静立前方,一言不发。直至赤羽信之介来到,方转过身来,开口道:“都来齐了吧?”


       “还有伊织未来。”月牙泪踏出一步答道。


       “不用管她,这件事情,她不知道也好。”桐山薰垂下手,在主位上坐下,稍后从袖中拈出一张大红信帖,推至案桌中央。


       “嗯?熟悉的包装方式与异样的色彩,赤羽信之介一眼便认了出来,“中原巫师大会的邀请函?”


       “巫师大会?又到了啊?”鬼夜丸掂着手凑近去看了看,“以前又不是没收到过,按照惯例随便派个代表去不就好了?大晚上的,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吧?”


       “今年的这张邀请函,有一点不同。”桐山薰看向赤羽信之介和月牙泪。


        “不同?”狐疑出口,赤羽信之介与月牙泪对视一眼,将请帖拿起匆匆阅罢,随即一惊,“这?!”


       “过往数些年,巫师大会的请帖,是广对西剑流,而今年,却单单指名,为一人而发。”桐山薰站了起来,“而这个人,是西剑流的叛徒,宫本总司。”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名字一出口,惊异声此起彼伏,八门队长或面面相觑,或窃窃私语,而赤羽信之介与月牙泪,则是沉默不语,眉宇间,流露出几丝沉凝。


       “啊?为什么会是宫本大人啊?”夜叉丸晃晃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而且,宫本大人都离开三年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


        “嗯?署名是,任飘渺。”赤羽信之介再次将请帖细细阅罢,道,“这个任飘渺,是上届巫师大会的冠首吗?”巫师大会一年一度,只有每届的冠首,才有资格主持下届巫师大会,并以自己署名的信帖相邀。


       “啊?军师大人是问我吗?不是我去的,不知道啊。”夜叉丸挠挠头,“去年是天宫大人去的,天宫……哦,她没来。”


       “谁邀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桐山薰缓缓开口,“宫本总司的名字,是如何传到中原?又为何会收到中原的邀请?”


        “会是伊织去年参加的时候,无意中透露了吗?”月牙泪猜测道。


       “应该不是,她没有透露的理由。”赤羽信之介将那信帖合上,重新放回案桌,“吾想,对方应该,与他见过面了。”


       月牙泪当即看向他,“你是说,总司在中原?”


       “更确切的是,去过中原。”西剑流军师手腕一抬,折扇轻轻拨开颊侧的红发,“为何这封邀请会送至西剑流?这说明,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没有找到他。”


       “所以这是……”桐山薰眯起眼睛。


       “不错,这任飘渺啊……”祝仪扇一展,赤羽信之介的眼角眉梢染上几分寒意,“是向西剑流要人来了!”


       “啊?简直猖狂!”事关宫本总司,一直沉默着的神田京一此刻也忍不住了,紧拧的眉头宣告内心的不忿,“师尊怎没让他悲哀?!”


       “神田!”赤羽信之介轻喝一声,将那“师尊”二字巧掩过去,敛眸思忖稍许,“嗯……看来,今年的巫师大会,有一点趣味啊。”


        “但是宫本大人早已无所踪,这封邀请函,怕是无人应了,哈哈哈……”鬼夜丸倒像是有些幸灾乐祸,“既然不是给我们的邀请,那今年的巫师大会,无人参加也可吧?”


       “不可。”只闻红发军师斩钉截铁地回答。


       摇曳的烛灯下,赤羽信之介缓缓地踱着步子,圆润的语调字字句句如珠如玑,“这不仅仅是一封给宫本总司的邀请函,更是,给西剑流的挑战书。”


       月牙泪道:“因为对方已经知晓,宫本总司早已不在西剑流?”


       “这是一种猜测,但不管对方是否知晓,对现今的我们,就是一种挑衅!”尾音方落,夜风自敞开的门扉灌入,午夜已过,风中尚且残留丝丝阴气,湮灭在神殿如绷紧之弦的气氛中。


       “信。”良久寂静后的开口,便是思考的结束,桐山薰步下主位,眸中坚决显示主意已定。


       “信,过去西剑流尚不可缺你,现今风波平定,西剑流正处于鼎盛之期,有些事情,是处理的时候了。”桐山薰的视线一一扫过在场诸人,“算算时间,今年东瀛的代表,也该轮到你了。”


       “吾明白了,祭司大人。”赤羽信之介心中通透,十分干脆地应了下来,眸光瞥见神田京一欲言又止模样,复又启口道,“此次中原之行,吾想带上神田。”


       神田京一正欲开口,却不想他的军师早已洞察一切,闻言一惊又有几分惶惑,“啊?军师你……”


       “允你。”桐山薰也是了然,没有过多犹豫,阖眸颔首。

评论

热度(21)

  1. 白丸子殿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