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丸子

【温赤】护刀人 一

tejaylla:

本文是一个脑洞的衍生物,欢迎大家指出漏洞不足之处,希望我笔下的这俩人,能得到大家的喜爱。


————————————————————————



第一章 一朝踏入堕魔缘,三秋摸出腾空剑


举凡武者,皆是梦寐以求一个顺手的兵器,在信奉强者为尊的宏岚天下,尤为明显。若提起位列宏岚兵器榜上有名的,自然是决计不能错过的。尚武之人,若强者,则追逐争取,力逮者,却也盼能一睹名器风采。


兵器,以刀剑枪弓棍鞭最为使用者众,约略是有过点基础的,均是以刀剑作为入门兵器,随自身修为而日臻个性化。武器虽千秋百态,但总是初学大约相同,而后大有不同,至武学化境,又殊途同归化万千于一了。是以,兵器虽重要,武学根基却是引领自身能为的关键。


位列宏岚兵器榜者之器,均是出身铸造名门之手。其本身名声响亮,辅以背后的制造者背景为衬,更添其价值。铸造名家以鲁家废字流、峰海锻家齐名,两家各有所长。其余也有几家,较鲁锻两家名气大大不如。榜上有名者前十,数量以刀剑为众,名刀:护千秋、万叶生、雪落禁声、无锋刀,名剑:浮生见、一品春夏、三秋相思、洛莹,另有名鞭连理,名枪商众各一,其余榜上有名者,也均不可小视。


持此十名武器者,也多已名震天下。然则有些高人避世,从不外露,不一定拥有名器,也不一定坐拥一方霸威,却非是常人能可比拟。此番详说者,乃一奇人,名唤神蛊温皇。


此人常年在神蛊峰避世隐居,不涉尘埃,使得一手好毒,又在剑术上造诣高绝,数年前他寻衅而出,拼杀多年居然未碰到一个令自己心仪之对手,便灰心丧意,败兴回归,只盼与养女凤蝶相伴为乐,了此残生。


孰料天意不顺其心,偏生要他再踏红尘。


温皇一日突然兴起,闹着要吃菌菇汤。凤蝶告知,神蛊峰上多是青叶菜,菌菇类的要到偏角的集市去买,便是算了吧。谁知温皇竟耍起倚老卖老的孩子脾气,惹得凤蝶大热天的还得走远。


温皇平素虽然时有调笑小女,以逗弄她为乐,内心却是对其极为宠爱和依赖。几天过去了,凤蝶仍未回归,温皇有些按耐不住。


以常理来说,凤蝶的修为也不算浅。温皇擅蛊毒亦长剑法,从小调理其身法,不仅让凤蝶较常人更耳聪目明,剑上造诣也能超出同龄人一大截。凤蝶又向来乖巧,从不肯轻易和人冲突,几日未归的情景更是前所未有。温皇思量一番,与其卧床干着急,倒不如去找找,乖女儿被别人惦记上了,怎么也得知会自己一声不是?于是他摇着羽扇,轻慢出发。


数年未出,山峰下风景已经与记忆中大不相同,温皇一面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面暗记此处风景。


温皇走路并不着急,一直到日当正午,也没走出几里地,倒是又累又渴,便随处找了个酒家,向小二要了一份酱牛肉,一壶梅子茶,听起酒家说书先生的故事来。


“上回说到,咱们宏岚陛下钦定下的几个风云榜,其中一个乃是兵器榜。兵器榜上有名者,五十个,均是名噪一时的神器。前十名中,四刀四剑,可见刀剑之能为。其中剑中最有名者,一品春夏。使一品春夏的人,乃是咱们云州儒侠,史炎云,虽见其持有此剑,却是鲜少使用。众所周知,咱们炎云大侠以其纯阳掌名扬天下,剑法虽精,也不如其掌法更闻名,小生自认,这是可惜了这武器了。”他说到此处,微微一叹,众人也跟着流露出一丝惋惜。说书人摇摇折扇,抿了口茶,又道,“名刀一者,无锋刀也。小生自认这名字起得忒也奇怪,无锋刀既然天下无敌,为何自称无锋?莫非这兵器也懂得自谦?”此话一出,听众们哄堂大笑。那人又道:“无锋刀持有者,知者甚少,小生不才,也是多方打听才知,原来这无锋刀乃是一灵器,会自寻主子。”众人一听,皆是不可置信。


“小生最初也是不以为然,但后来细细思索,却又觉得此传言甚是可信。不然,为何榜上前十所有者均公布天下,唯独这无锋刀,从未传出持刀者呢?”


“好友,你玩得多了。”温皇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小声一句。便不再继续听了。他茶足饭饱,亦不多停留,只稍稍回头,和那说书人默契相视一眼,转身便离开。


不远处有人在欺负人。几个裸膀大汉,一个柔弱女子。


温皇本不喜欢多管闲事。怪只怪那姑娘穿了一身粉衣,年岁也与凤蝶相近,不由牵动了温皇的恻隐。他只是悄悄指捻剑气,凝气于右手食指,轻轻一划,便干脆利落地将那几人一个不差地去了势。


温皇出手狠辣不留情,人也溜得快。姑娘早已寻隙逃跑,几个大汉躺倒叫痛,想起来寻仇之时,却哪里还有人影在?


哎呀,一个没留神,任飘渺要跑出来了。温皇暗自压抑了下剑气,又清摇着羽扇慢慢前进。


只需一眼,就能知晓面前究竟何事。


而这一眼,实在像是天注定。


人群里不容忽视的那一头红发,张扬着傲慢与冷漠,温皇凑近一观,一个通体红衣的人,正在漫不经心地擦拭着一柄刀。面前摆着一个牌子,上书:“寻有缘,叹悲欢,不识人,难拔剑。”字迹工整有力,虽不是专业书法,却也令人赏心悦目。此人浑身散发着桀骜之气,围观者众,居然眼皮也不抬,仍是静静地擦着那柄赤红之刃。


一个大汉扒开人群,大声道:“不就是拔剑?我来!”


红衣人闻声眉头微蹙,右手轻扬,满目飞尘迅速席卷而来,暴土尘扬过后,竟赫然现出一柄冰透之剑,剑鞘通体莹润,色泽炫目,与他一直擦拭的那柄红刀不同,那不知何时出现的剑除却剑鞘看上去比一般的剑更为严丝合缝外,居然隐隐发出灵气。


哦?温皇兴味地扬起了眉。


大汉上前一步,深吸一口气,提气欲拔出剑,岂料僵持甚久,剑身就像是长在剑鞘内中,怎样也不肯出来。直到大汉吐出一口气,众人知道,这就算是认输了。那大汉呸地啐了一口:“什么破剑,拔都拔不出来,老子也不稀罕!” 


那红衣人一听,扬掌发力,竟是催动内力,祭起火势,只听“哎呀”一声,那大汉居然屁股着火,他苦着脸捂着瞬间被烧焦裤子的光屁股灰头土脸地跑了。其余人先是被红衣人的功力震惊,继而又被大汉的行为逗得大笑。其中也包括温皇。


温皇笑着,仍是看着来来往往尝试着拔剑的人,结果居然没看到一个成功的,心中更添惊奇。待到日落,看客们觉得无趣了,人也渐渐散了。只有温皇还在。


红衣人默不作声,仍是在擦着自己的刀。


温皇见四周只余自己和他,笑道:“兄台,温皇也想一试。”


红衣人微微点头。


温皇讶异。此人明显冷傲,前面几个人他都无甚回应,甚至皱眉隐隐抗拒,却对自己,似乎释出善意。


温皇发力,剑身不出。


温皇再发力,剑身摇摆。


温皇猛发力,剑身叮当作响,红衣人已抬起头。


温皇撤力,笑道:“看来,吾也不能做到啊。”


红衣人却道:“用你另一个身份试试。”


温皇愣住了。


~~~~~~~~我是彩蛋分隔符~~~~~~~~~~~


温皇笑着,仍是看着来来往往尝试着拔剑的人,结果居然没看到一个颜色形容比得上红衣人的,心中更添惊奇。待到日落,人也渐渐散了。只有温皇还在紧紧盯着那红衣人。


红衣人默不作声,仍是在擦着自己的刀。刀身映得他脸上飞了些红霞,更添俊秀。


温皇见四周只余自己和他,笑道:“兄台,温皇想亲亲。”


红衣人微微点头。


温皇讶异。此人明显冷傲,前面几个人要亲亲他都无甚回应,甚至皱眉隐隐抗拒,却对自己,似乎释出善意。


温皇凑近,没够到。


温皇再凑近,差一丢丢。


温皇猛往前走,还没等亲到,红衣人已抬起头。


温皇撤力,笑道:“看来,吾也不能做到啊。”


红衣人却道:“用你另一个身份试试。”


温皇愣住了。


哈哈哈哈哈,怎么自己觉得好想笑啊这段。。。。温皇不给亲,任sir可以试试……

评论

热度(23)

  1. 白丸子tejaylla 转载了此文字